《纸牌屋》里,Lucas(就是陷害坐牢的那个)和应召女郎套近乎,在酒吧对酒保说:“Glenlivet, neat.(格兰威特,净饮)原本看着别处的应召女郎听到,马上向他抛了一个媚眼。

单一麦芽的富贵特性可见一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