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世太过于喧嚷,浊尘遮蔽了眼睛,生活让人乱了方向,很想扔下一切,去远方看看,去看别样的生活和别样的自己。

我们都努力的想活得丰盛,结果往往弄巧成拙,伤害了爱的人。或许我们说去远方,不是为了看风景,而是为了去心灵深处会一会自己。世间最大的快慰,是再遇曾经走丢的自己。

房间的摇曳灯泡泡仿佛就是心底的另一个我,让我明白:知足,知爱,才能知生命的朴质本源。虽然没有水晶吊灯的奢华靓丽,却拥有属于自己的光芒。